v苏年乐

不管不管黑贞花嫁都是我老婆,闪闪有那么可爱^q^

想写对于恋人细小缺点都会矫枉过正的立香酱,在遇到有点傲娇有点恋爱脑缺点不少的梅尔特莉莉丝之后,严重双标,一个劲地宠她爱护她,不允许别人说她一句坏话。( •̀∀•́ )如果我写明年莉莉丝会来我的迦勒底么(ಥ_ಥ)

福袋出拉二就写拉二咕哒子亲情向的逗逼文(ಥ_ಥ)所以拉二你快来吧!抽梅林前不抽任何卡池全等复刻了辣鸡废狗败我青春毁我钱财

不知道什么东西

各种片段式的东西觉得女难这个设定很好玩呢,毕竟设计上是士郎性转的颜嘛。

源赖光咕哒酒吞修罗场片段不知道有没有以后啦……

如果说从被窝里找到清姬已经成为日常的话,那么源赖光女士近乎病娇地要求“孩子就该和妈妈一块睡嘛”的这种事藤丸立香也能当做平常不过的普通女高中生日常吧……才怪呢!

藤丸立香一个女难严重的普通少女御主今天意外地精神满满呢……才怪呐!

“妾身可是鬼呐,但如果旦那样想要的话……”立香一想起酒吞的京都腔就开始头颅颤抖,倒不是说京都腔不好听,只是那样的话对于立香这样的未成年来说实在是太色气了吧!

“放心吧御主,那样的虫子妈妈我绝对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处理掉的,这可是为了你好哦~”不妈妈,不是,赖光女士,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说我还是未成年啊【吃手手】

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赏樱大会。在明确强烈表示自己未成年不能喝酒后,牛若丸和清姬都恋恋不舍地缩回持着乘满清酒的红漆碗的手。

“对啊对啊立香酱都说了不能喝酒,作为监护人……那个作为代理司令官绝对不允许立香酱做出与年龄身份不符的事呢!不能喝的哦!立香酱绝对的哦!”一不小心就暴露自己真实定位身份的罗曼医生突然声音变大的嚷嚷起来,“玛修也是不可以的哦!要好好照顾御主身体呢!”

不算斥责的话因为涉及到了御主身体的话题,大部分英灵都收敛起来了,虽然真的很想看到醉酒的大人呢。

真是太好了呢。立香对于自己的从者总是会心软,这样令人头疼的要求再央求下去自己肯定会答应的……

 

真的来了?????可以可以不就是源赖光咕哒酒吞修罗场么可以没问题( •̀∀•́ )

乱七八糟的东西

说好的黑贞咕哒花嫁结果……我明天一定憋出来……先放个不是片段的片段……出了奶光麻麻就写源赖光咕哒酒吞的修罗场……当然不可能啦…因为我石头全没了……
——————————————————————————————
或许是习惯了吧,即使是愈来愈差的精神状况,即使我有时想不负责任地逃离,但只要看到她、看到她们。
再坚持一下吧,藤丸立香。我这么对自己说道,把那个爱与希望的故事贯彻下去吧,即使是脆弱渺小的我,因为被抉择,因为被托付,那么我就有责任去完成。
是吧。我问道。
在贞德alter看来,自己做的任何事说的任何话理应被人厌恶,究其原因无非是本应被诅咒被投入地狱的自己——龙之魔女,被一个看上去就与自己截然相反的小姑娘召唤了,而给予自己的诅咒可能会胁迫着那个世界最后御主一起堕入地狱。
这样好么?一点也不好!
堕入地狱的话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她不需要别人的陪伴,不需要深入内心的窥测。起码起初与关心担忧这些暧昧的词汇是无关的。
然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开始认真地把她当做御主的呢。
贞德alter想不起来了,因为关于她的事情那么繁杂琐碎,英灵的记性再好也不可能把一个人类生活的点滴都记住啊。
人类的生命会凋谢,而英灵可以往复地召唤,于最美好的状态召唤。
与藤丸立香的羁绊再深,贞德alter也始终自知处何地,就像藤丸立香信任自己的后辈甚于其他任何英灵一样。

之前立的flag说出黑贞写花嫁黑贞咕哒子修罗场😂😂😂期末考试完了就可以兑现了话说欧气用完我的高数不会挂吧害怕jpg

人活着为了老婆

自从一发入魂花嫁我就非得一塌糊涂我我我如果抽到黑贞就写黑贞花嫁咕哒子的修罗场!真的!

【一目连X般若】无意义小片段听说产粮可以出ssr呢

不求一目连但求般若儿砸QAQ还差13碎片的非洲人无意义小片段私心安利基友。。。

*

从那放眼望去是经年累月繁茂盎然的杉树,层峦叠嶂般的幽邃冥黑将般若的上半身遮得严实。

他坐在铺满陈年腐叶的台阶上。台阶逶迤,尽头也只是一根摇摇欲坠的腐朽柱子。

无风自动的簌簌蕨叶发出轻柔的风的声音。

落叶湿漉松软,般若就这样轻轻地陷在里面,全然不顾那黏腻感渗透肌肤。他悄悄笑了下,又鼓起腮帮道:“神明大人呐……”少年沙软的声音伴着飘渺的风响起。

呼呼的风骤然袭来,衣摆被左右牵动,“如果觉得无聊的话大可不必来这里。”

一目连似乎还有话说。般若眯眼,露出牙笑道:“呐,神明大人,你总是说些泄气的话呢。”

堕妖的神明依旧保留着为神时的对待妖物的淡漠,神明的温柔只会对他的子民展现。

真是愚蠢呢,人类有什么好的,他们抛弃你遗忘你,为什么不去报复呢。

不过真想看到他露出惊恐无措表情的样子呢。

般若舔了舔唇似乎品尝了什么美味,琼脂清冰的脸庞染上胭脂般的粉,身体兴奋微颤。

按照虐文套路般若不是去杀人就是去杀人了然而这可是傻白甜啊

般若欺身向前跨坐一目连腰上,“呐,来做吧。”

一目连:喵喵喵???

*

这对真的好好吃在南极瑟瑟发抖的我跪求后天高数线代不挂阿门

【楚我OR楚独?】救楚少大法好好好

内有原创龙傲天角色,并不是楚路来着啦2333 @阿猫  @青悠森 

北纬70°以北格陵兰海域内冰冻一片。

你背着溶于月夜的金纹古刀飞速在冰层上奔跑,所踩之处顷刻分崩离析。明亮的月光照射于身,而光华如被磁铁吸引般全涌向刀上金色符文。

黑夜中只余晦暗身影和莱茵的黄金反射的月之嘒光。

你穿越沼泽和迷雾,到达曾被精灵祝福过的地方,可是却在半路迷失自己。

无穷死侍如海溢般铺涌而来。你面色不变,脚步一顿,被你精神领域掌控下的极冰蒸腾水雾。你从身后迅速抽出古刀,随意划出,于空中旋出的刀影如欧若拉明亮的极光,一刹那刀身金纹浮现龙吟嘶啸。死侍修长的尾脊被超出自身几倍的重力压迫下,重重拍地。它们狰狞嘶吼身上鳞片开阖尖叫。你左右旋转,刀脊刺入死侍的脖颈,骨肉撕裂。被龙族基因改造过的骨骼强如合金,可是在由高级炼金术反复锻造的冷兵器下,仿佛此时锯开的是废铁。黑色腥臭的血液溅染刀身,古刀仿若受到共振般颤抖嘶鸣。

本该被制成指环的莱茵的黄金猛然叫嚣。天际一颗流星闪过,伴随其后的是刺眼明媚的极光,大量分子被混乱元素扰弄下的电离如同神灵播撒的日之光芒。不知道是哪个混血种曾说那是神的火炬在指引死亡的魂灵。

森然死气已然缠身。你看到Sleipnir脚下蔓延的高能量蓝紫色火焰,冰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升华的水蒸气瞬间又螺旋凝为冰棱刺来。水与火的完美结合,是神的著作。你熔金般的眼瞳释放实质的言灵·皇帝,可是在神的领域内任何言灵包括元素之外的精神类言灵都会被削弱一半,皇帝的效果除了使自己虚张声势之外毫无用处。

冰棱在呼吸间便擦过臂膀。

没时间了,你想。

你踏着碎裂的冰层朝世界树靠近。

远处Sleipnir的铁蹄已然开张,阴灵在神的脚下咆哮,仿佛下一刻将把你践踏在神的愤怒之下。神的独眼如同熔炉中锻炼的铜,手中的冈尼尔对准了你。打开死亡与阴间的钥匙所指之处将携卷黑暗的风暴。

死侍在冈尼尔的指引下再次扑过来。你将目光投向世界树下方,树的倒影与其本身形成枯荣对比,树影下埋葬着一排排棺材。你眯眼冲刺,暴喝一声:“滚开!”精神领域全开,范围内的死侍匍匐在你的脚下,将你拥护为王,冕以尊贵皇冠,你一脚踢开挡于面前的死侍,脊椎破裂的碎片伴随粘稠血液飞溅。

神在远处发出嘲讽声,如众水的声音:“放弃一切希望吧,你将由此进入,并达到永恒。”神如烈火般的面容在悬浮的冰晶中折射。

你将手中的古刀举起,被月光涤荡过的黄金跳脱出刀身,于周身缠绕,如同金色的牢笼,”我说,滚开!”一瞬间被神限制的领域被打开,即使是几秒也足够了,烈火迅速席卷死侍群。

你于焦臭挣扎中窜行。世界树就在眼前。

树下有一口半阖棺材,躺在那里面的是你熟悉不过的面容。他安然地睡着,看不出平时杀胚的凌厉,安静地想让人数他的睫毛。他的胸口插着湖中剑。

帮助啃食世界树的毒蛇们被你惊醒。它们张舞着獠牙,盘旋粗壮的躯体,这是连死侍也害怕的狠毒。就在它们伺机出动之际,你扔出古刀,铿铿古钟声响起,刀脊戳入蛇群相缠的身躯。蛇群嘶叫游走。

你将手覆上湖中剑镶满华贵宝石的剑柄。

奥丁肩上代表记忆的乌鸦俯冲而来。你用力拔出剑朝狰狞而来的乌鸦砍去。

他如火焰的眼目缓缓睁开。

神手中的冈尼尔已被掷出。

FIN

莱茵的黄金的梗来自《尼伯龙根的指环》拥有的人都会受到侏儒死亡的诅咒,所以死啦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