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苏年乐

不管不管黑贞花嫁都是我老婆,闪闪有那么可爱^q^

乱七八糟的东西

说好的黑贞咕哒花嫁结果……我明天一定憋出来……先放个不是片段的片段……出了奶光麻麻就写源赖光咕哒酒吞的修罗场……当然不可能啦…因为我石头全没了……
——————————————————————————————
或许是习惯了吧,即使是愈来愈差的精神状况,即使我有时想不负责任地逃离,但只要看到她、看到她们。
再坚持一下吧,藤丸立香。我这么对自己说道,把那个爱与希望的故事贯彻下去吧,即使是脆弱渺小的我,因为被抉择,因为被托付,那么我就有责任去完成。
是吧。我问道。
在贞德alter看来,自己做的任何事说的任何话理应被人厌恶,究其原因无非是本应被诅咒被投入地狱的自己——龙之魔女,被一个看上去就与自己截然相反的小姑娘召唤了,而给予自己的诅咒可能会胁迫着那个世界最后御主一起堕入地狱。
这样好么?一点也不好!
堕入地狱的话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她不需要别人的陪伴,不需要深入内心的窥测。起码起初与关心担忧这些暧昧的词汇是无关的。
然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开始认真地把她当做御主的呢。
贞德alter想不起来了,因为关于她的事情那么繁杂琐碎,英灵的记性再好也不可能把一个人类生活的点滴都记住啊。
人类的生命会凋谢,而英灵可以往复地召唤,于最美好的状态召唤。
与藤丸立香的羁绊再深,贞德alter也始终自知处何地,就像藤丸立香信任自己的后辈甚于其他任何英灵一样。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