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苏年乐

不管不管黑贞花嫁都是我老婆,闪闪有那么可爱^q^

【楚我OR楚独?】救楚少大法好好好

内有原创龙傲天角色,并不是楚路来着啦2333 @阿猫  @青悠森 

北纬70°以北格陵兰海域内冰冻一片。

你背着溶于月夜的金纹古刀飞速在冰层上奔跑,所踩之处顷刻分崩离析。明亮的月光照射于身,而光华如被磁铁吸引般全涌向刀上金色符文。

黑夜中只余晦暗身影和莱茵的黄金反射的月之嘒光。

你穿越沼泽和迷雾,到达曾被精灵祝福过的地方,可是却在半路迷失自己。

无穷死侍如海溢般铺涌而来。你面色不变,脚步一顿,被你精神领域掌控下的极冰蒸腾水雾。你从身后迅速抽出古刀,随意划出,于空中旋出的刀影如欧若拉明亮的极光,一刹那刀身金纹浮现龙吟嘶啸。死侍修长的尾脊被超出自身几倍的重力压迫下,重重拍地。它们狰狞嘶吼身上鳞片开阖尖叫。你左右旋转,刀脊刺入死侍的脖颈,骨肉撕裂。被龙族基因改造过的骨骼强如合金,可是在由高级炼金术反复锻造的冷兵器下,仿佛此时锯开的是废铁。黑色腥臭的血液溅染刀身,古刀仿若受到共振般颤抖嘶鸣。

本该被制成指环的莱茵的黄金猛然叫嚣。天际一颗流星闪过,伴随其后的是刺眼明媚的极光,大量分子被混乱元素扰弄下的电离如同神灵播撒的日之光芒。不知道是哪个混血种曾说那是神的火炬在指引死亡的魂灵。

森然死气已然缠身。你看到Sleipnir脚下蔓延的高能量蓝紫色火焰,冰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升华的水蒸气瞬间又螺旋凝为冰棱刺来。水与火的完美结合,是神的著作。你熔金般的眼瞳释放实质的言灵·皇帝,可是在神的领域内任何言灵包括元素之外的精神类言灵都会被削弱一半,皇帝的效果除了使自己虚张声势之外毫无用处。

冰棱在呼吸间便擦过臂膀。

没时间了,你想。

你踏着碎裂的冰层朝世界树靠近。

远处Sleipnir的铁蹄已然开张,阴灵在神的脚下咆哮,仿佛下一刻将把你践踏在神的愤怒之下。神的独眼如同熔炉中锻炼的铜,手中的冈尼尔对准了你。打开死亡与阴间的钥匙所指之处将携卷黑暗的风暴。

死侍在冈尼尔的指引下再次扑过来。你将目光投向世界树下方,树的倒影与其本身形成枯荣对比,树影下埋葬着一排排棺材。你眯眼冲刺,暴喝一声:“滚开!”精神领域全开,范围内的死侍匍匐在你的脚下,将你拥护为王,冕以尊贵皇冠,你一脚踢开挡于面前的死侍,脊椎破裂的碎片伴随粘稠血液飞溅。

神在远处发出嘲讽声,如众水的声音:“放弃一切希望吧,你将由此进入,并达到永恒。”神如烈火般的面容在悬浮的冰晶中折射。

你将手中的古刀举起,被月光涤荡过的黄金跳脱出刀身,于周身缠绕,如同金色的牢笼,”我说,滚开!”一瞬间被神限制的领域被打开,即使是几秒也足够了,烈火迅速席卷死侍群。

你于焦臭挣扎中窜行。世界树就在眼前。

树下有一口半阖棺材,躺在那里面的是你熟悉不过的面容。他安然地睡着,看不出平时杀胚的凌厉,安静地想让人数他的睫毛。他的胸口插着湖中剑。

帮助啃食世界树的毒蛇们被你惊醒。它们张舞着獠牙,盘旋粗壮的躯体,这是连死侍也害怕的狠毒。就在它们伺机出动之际,你扔出古刀,铿铿古钟声响起,刀脊戳入蛇群相缠的身躯。蛇群嘶叫游走。

你将手覆上湖中剑镶满华贵宝石的剑柄。

奥丁肩上代表记忆的乌鸦俯冲而来。你用力拔出剑朝狰狞而来的乌鸦砍去。

他如火焰的眼目缓缓睁开。

神手中的冈尼尔已被掷出。

FIN

莱茵的黄金的梗来自《尼伯龙根的指环》拥有的人都会受到侏儒死亡的诅咒,所以死啦啦啦啦啦啦啦

评论(14)

热度(4)